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风机;台湾中压风机;环保处理;粉尘处理机...
93

VIP会员
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张云蕾 (先生)

经营模式: 生产型

主营业务: 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

所在地区: 上海市-松江区-九亭镇

已认证:    

收藏店铺
网站公告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(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)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。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,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。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、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,不断吸纳专业人才,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。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,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,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,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。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,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,4HB高压鼓风机系列,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FAB/FABR 斜齿系列、FAD/FADR中空斜齿系列、FABZ 直齿系列、FPG/FPGA 直齿系列等。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,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,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,
产品分类
联系方式
友情链接
正文
送货骑手“日入过万”没什么不可以
发布时间:2022-07-24

  近日,网传图片显示一名身在上海的同城骑士4月9日实际收入10067.75元。舆论发酵后,雇主顺丰同城对此回应称,经后台查询后确认,该同城骑士共完成60笔同城配送订单,系企业用户下单,订单佣金计提总额达10067.75元。其中基础佣金534元,各类特殊奖励约1678元,用户打赏约7856元。也就是说,该骑手平均每单不含打赏收入约36.9元,平均每单获得打赏约131元。

  “日入过万”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,但当这事发生在快递小哥身上时,不仅让许多不了解上海情况的人颇感惊讶,也引发了一些网民带有攻击性的质疑。其实,正如很多更有同理心的网友所说,在上海市封控防疫的特殊背景下,骑手们看似让人难以置信的“高收入”,一方面有特殊原因,另一方面也是其合法劳动所得,不应被戴着有色眼镜以恶意看待。

  首先,这样的收入是市场机制在特定情况下自发调节的结果。据媒体报道,上海封控期间,拥有通行证的骑手数量本来就有限制,而大部分居民又无法外出,于是购物以及同城寄件的需求,就只能通过平台上的骑手们完成。所以,在需求和供应严重不对等的情况下,服务“价格”自然会上浮,这是最基本的经济常识。其次,防疫封控阶段,依然冒着风险坚守岗位的骑手也是城市保供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,他们在特殊时刻的社会价值明显放大,因此获得更多的服务“溢价”,也是社会公平的体现。

  社会对于骑手“日入过万”的惊诧和质疑,主要参照了他们平常的收入标准。在许多人看来,外卖小哥“月入过万”就已相当了得,“日入过万”显然过于夸张。但在封控防疫的特殊场景下,正常的市场供需平衡被打破,如果依旧拿“常态”衡量骑手们的收入,显然有失公允。

  应该看到,这名骑手一天跑了60笔订单,基础佣金也才534元,“日入万元”中的绝大部分,都是靠特殊奖励和打赏,赚的都是不折不扣的“辛苦钱”。防疫的特殊情况下,骑手们的生活并不容易。有的骑手走到哪里有热水,就冲碗泡面充饥;有人甚至没有固定住处,每晚都是四处为家。有多少人只看到他们偶然出现的“日入过万”,而忽视这份收入背后超出想象的不易和付出?

  与此同时,骑手们的收入结构也反映出:封控防疫期间,很多人为了满足生活需求,不得不支付比以往高得多的成本。面对特殊时期,相较于关注个别骑手“日入过万”该不该,更值得深思的是防控期间如何尽量保障城市保供体系的正常化运转,如何最大程度减少人们正常生活的成本。

  疫情防控这几年,快递、外卖小哥等群体在关键时刻所发挥的作用,相信大家都有目共睹。几乎每个地方发生疫情后,总有人把他们称作“最美逆行者”。但是,如果社会对骑手们的肯定与称赞只体现在荣誉和精神层面,无疑是苍白和空洞的。不能只在需要服务时,才想起骑手们的重要性和价值,真正给予这一职业应有的理解和尊重,或许比例外状况下“日入万元”更加让他们心安、满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