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风机;台湾中压风机;环保处理;粉尘处理机...
93

VIP会员
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张云蕾 (先生)

经营模式: 生产型

主营业务: 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

所在地区: 上海市-松江区-九亭镇

已认证:    

收藏店铺
网站公告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(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)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。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,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。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、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,不断吸纳专业人才,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。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,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,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,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。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,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,4HB高压鼓风机系列,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FAB/FABR 斜齿系列、FAD/FADR中空斜齿系列、FABZ 直齿系列、FPG/FPGA 直齿系列等。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,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,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,
产品分类
联系方式
友情链接
正文
福建一警察揣摩犯罪心理 从眼神找出杀人犯(图)
发布时间:2021-11-22

  柳建忠,29岁,莆田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二大队副大队长,不但精通擒拿格斗,还擅于揣摩犯罪分子心理。去年5月9日,莆田市秀屿区笏石镇一女子被人半路绑架,事后警方在山上找到了该女子的尸体,凶手手段极其凶残。

  2006年5月9日上午7时30分,陈丽?穴化名?雪像往常一样,从居住的小区驾摩托车,送10岁女儿上学。车子刚驶出不远,一辆的士就跟上来。

  突然,的士上下来两名男子,快步追过来,猛地将陈丽从摩托车上拽下,塞进的士后排座位。司机加大马力,向离莆田市区有二十多分钟车程的五侯山驶去。

  大街上,只留下被吓呆了的孩子。回过神后,女孩急忙跑到公话亭,给爸爸打电线时许,的士司机卓某向警方报案,称有4个男子雇他的车在笏石镇挟持一妇女到笏石与北高交界的山上。

  接到报案后,警方立即展开搜寻。在卓某的带路下,警方在半山腰一处墓地旁发现一摊血迹、一把砍刀及纸巾等。

  很快,民警在草丛中找到陈丽的尸体。经法医鉴定,陈丽因失血过多休克死亡。死者脖子两道伤口有四五厘米深,左颈部还被刺开了约四个指头大的面积,足见凶手之凶残。

  莆田市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侦办此案。专案组成员柳建忠着手了解死者社会关系网。

  眼前的林树,一米七多的个头,戴一金边眼镜,外表斯文,此前任秀屿区某镇副镇长。

  当柳建忠一提其妻名字时,林树泪如雨下,称妻子为人贤惠,从未与人结怨,是谁如此残忍地杀了她?

  “我们夫妻关系很好!”说到这时,林树突然有些紧张,抬头看了一下柳建忠,用手理了一下头发,说:“不过你们可能也听到,社会上传言我与林兰(化名)的事。但她这个人刀子嘴豆腐心。”接下来,林树主动向柳建忠滔滔不绝地介绍起林兰的为人来。

  林兰,是该镇的一名干部,已婚。因为工作关系,林树经常与她接触,时间长了,两人产生了感情。后来,林兰提出让林树和妻子离婚,与自己结婚的要求。

  2004年,林树向陈丽提出离婚,但陈丽坚决不同意。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,林树妥协了,他还因此被调离副镇长岗位,到商检局任一般职员。

  林树突然又紧张地看了柳建忠一眼。柳建忠装作没看见继续侃侃而谈,此时林树摘下眼镜,用手摸了一下脸,以掩饰内心的紧张。

  “林树到底哪有问题?”林树是死者丈夫,又当过副镇长,而且案发时,林树还在单位上班,专案组成员听了柳建忠的话,有点纳闷。

  一、林树对妻子被害显得过度悲伤,尤其是在说“我们夫妻关系很好”时,林树突然紧张地看了一下他。

  二、在提到林兰时,林树特别侧重介绍了林兰为人,似乎有意为她澄清与此案无关,且逻辑清楚,语言顺畅,似乎经过深思熟虑,让人生疑。

  三、当他告诉林树自己是学犯罪心理学时,林树突然一惊,迅速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
  另外,根据两名监控林树的民警观察,回家后林树的表现也有些异常,他饭也不吃,一下午都未与外人联系。由此可以进一步证明,林树大有问题。

  林兰和林树都有杀人嫌疑,专案组兵分两路,一组到林兰家,一组继续与林树交锋。林树再次被叫到支队,已是案发当晚8点多。

  此时的林树,精神状态与上午的截然不同,他就像被霜打过的茄子,无精打采地靠在窗户旁,因为这次他是被警方传讯进来的,性质完全不同。

  在这次问话中,柳建忠的语气比之前严厉了很多,而林树似乎也放弃了辩解,他只说:“你们去林兰那没有,很多事情她做了,我并不知道。”

  此时,另一组民警在林兰家中也有发现。民警从林兰的关系人中,排查出一个名叫刘汉(化名)的人,与的士司机反映的四个男子中的一个体貌特征相似。此人是社会上的“混混”,聚众斗殴,有过案底。他因老婆生孩子的事,曾得到过林兰的帮助。

  专案组决定,立即抓捕林兰和林树。至6月8日,随着7名犯罪嫌疑人相继落网或自首,这起雇凶杀人案真相大白。

  原来当林树向陈丽提出离婚遭拒后,林兰并未死心。一次,两人在聊天时,林树随口说:“除非陈丽出现意外,不然哪能和你在一起。”

  于是,经过商量,由两人共同出资5万元,准备找人制造意外。“该找谁呢?”林兰此时想起了刘汉。她让刘汉开车撞死陈丽,但因种种原因没有得逞。今年春节,林兰又出资7万元,让刘汉伺机作案。

  5月8日,刘汉告诉其堂弟,称一名老板欠别人钱,债主想找人绑架老板的妻子,逼老板还钱。其堂弟当场答应随他前往。5月9日凌晨,刘汉等人早早地拦了辆的士,并告诉司机卓某,他们要去抓人。卓某答应后,用面巾纸遮住车牌,就带上了刘汉等人。可怜的陈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丈夫和情妇手下。